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红鹰报码室开奖结果 > 李少春 >

十五岁为李少春补梅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李少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时光荏苒,一晃过去了四十年,程茂全已成为一名书法家,他的“李少春情结”非但未减,反而更浓,有两件事可以佐证:一是每有戏友相聚,他必唱“大雪飘”,“这段唱总让我想起当年在3路车站等车的场景,一想心里就酸得慌……”另外,宏宝堂好画如云,但李少春的那幅山水一直被悬挂在宏宝堂办公室的显著位置上,程茂全的梅花在李先生的山水中常开不谢。

  百年老街琉璃厂寸土寸金,尤其是店铺的墙面,挂在上面的每幅书画都可能卖出好价钱。但在宏宝堂画店办公室,挂着一幅京剧大师李少春的画作,是画店主人给多少钱都不卖的藏品。

  这是张传统山水画,画面峭壁岩松,深潭飞瀑,红梅飞雁,画面宏大壮美,气势磅礴。落款有两个,一个是“程俊老指正,少春请佽”;一个是“茂全十五岁补梅”。

  程茂全好京剧,这是琉璃厂的字画经营者、京城的书画家都知道的事。每逢宏宝堂画廊举办活动,许多名角名琴都来捧场。程茂全与他们称师唤友、寒暄问暖,那热乎的劲头,像一幅老北京的梨园画。然而,每当这些朋友散去,程茂全都会想起一个人来——京剧大师李少春。

  程茂全的京剧情结与生俱来。富连成骨干教师、著名武净宋富亭是他亲姨父;他的父亲程俊良是著名琴师徐兰沅的入室弟子,做生意的同时,为京城许多名角名票操过琴,他与当时如日中天的李少春有过数次交往,双方互有好感。

  李少春戏剧生涯最辉煌的时刻,当在1962年电影《野猪林》拍摄完成之后,那时候,李少春与袁世海、杜近芳的合作获得了极大成功,满城争唱他的杰作“大雪飘”。然而李少春的得意时光不太长,“文革”中,李少春演得好好的《红灯记》,一句话,就把“李玉和”让给了钱浩梁——演员视角色为生命,看着弟子按自己的套路在台上喝五唤六、风生水起,看着自己的老伙计们捧着、傍着改名为浩亮的钱浩梁,李少春失落、空虚,痛苦之极。

  这时候,程茂全走进了李少春位于东城区南池子大街的李宅。李少春很喜欢这个聪明、勤快的孩子,常跟他聊天。程茂全自幼学习书画,李少春也爱好书画,二人有了许多共同语言。

  一天上午,程茂全去李宅,李少春正专心致志地画画。程茂全在边儿上伺候着,少顷少春先生停笔端详,又让程茂全拿着离远了看,说:“还行,这给你留了块地儿,你在这补一枝梅花吧。”程茂全并不推辞,提笔就画。画毕,少春先生说:“这张送给你父亲吧,留个念想儿。”一边说着,一边在画上题字,也招呼着程茂全来落一个款。

  李先生对程茂全的梅和书法挺满意,取出印章、印泥,钤上印。程茂全替父亲道了谢,陪李少春待到晌午,李先生将用餐,才捧着画作高高兴兴回了家。

  1974年冬天,一个非常冷的上午,程茂全送李少春去中国戏校讲课,李先生穿着呢子大衣,拄着拐杖,程茂全伴随左右,时而搀扶,时而紧随其后。那天李少春精神非常好,在3路车站等车时,旁边一位中年汉子冻得直“嘚嘚”,他就小声对程茂全说:“你看那人没有,冻得哆里哆嗦,解放前这样的人多得很,穿空心儿棉袄,肚子里空着,两只手哈着气取暖,” 李少春把两手放在嘴前比画着说,“我唱‘大雪飘’的时候,就借用了这个,往里吸着唱……”

  时光荏苒,一晃过去了四十年,程茂全已成为一名书法家,他的“李少春情结”非但未减,反而更浓,有两件事可以佐证:一是每有戏友相聚,他必唱“大雪飘”,“这段唱总让我想起当年在3路车站等车的场景,一想心里就酸得慌……”另外,宏宝堂好画如云,但李少春的那幅山水一直被悬挂在宏宝堂办公室的显著位置上,程茂全的梅花在李先生的山水中常开不谢。

本文链接:http://kalamobl.com/lishaochun/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