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红鹰报码室开奖结果 > 李少春 >

李少春与《野猪林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李少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彤云低锁山河暗,疏林冷落尽凋残。往事萦怀难排遣,荒村沽酒慰愁烦……

  清晨,竞秀公园内,随着清脆的京胡声,那优美的京腔一下把人们带到京剧《野猪林》剧中,这是李少春为该剧“风雪山神庙”一场设计的唱段。近年来,一直在保定票友中传唱不休,也成为全国票友大赛的首选唱段。

  提起《野猪林》让我想起一段往事:那是1962年初冬,我正在中国戏曲学院上学。一天晚上,学校组织师生到北京电影制片厂看李少春新拍的《野猪林》,因属内部首次放映,师生们异常高兴。此前虽看过他的舞台演出,但对电影都有一种先睹为快的新鲜感。那天观众多是圈内人,场内呈现出像过节一样的欢悦气氛。绚丽的色彩、清晰的画面、精彩的演技,突出的“特写”,至今难忘。一时间“大雪飘”的唱腔在同学中传唱开来。

  京剧《野猪林》原是武生名家杨小楼1929年编演的。当时前部为《野猪林》,后部为《山神庙》,分两天演完。1948年,近而立之年的李少春,在该戏的基础上,做了新的编写,从剧本立意、框架结构、场景设置、情节贯穿、人物刻画,尤其是在唱念做打的安排上,李少春倾注了他全部智慧和心血,成为他一生中最具代表性的剧目。该戏充分展示了这位文武全才艺术家的精湛演技。

  李少春(1919——1975)河北霸州市人,是保定市著名京剧演员李万春的妻弟,其父李桂春是著名南派演员,解放后曾任河北省戏曲学校校长、河北省梆子剧院副院长。1954年保定举行的省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李桂春以70岁高龄示范演出《独木关》获荣誉奖,给保定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少春曾多次随父到保定参加演出、观摩交流诸事宜。少春7岁就开始在家中受到严格庭训,炎热夏季穿棉袄练开打;冬季着单衣练基本功,无论寒暑,日练十三四个小时,家教督责严苛,备尝辛苦,打下了深厚的功底,练就一身功夫,后来文戏又拜余叔岩为师,武戏宗杨小楼,可说身兼文武,艺融南北。从上世纪30年代末一跃成为我国剧坛上一颗耀眼的明星。《野猪林》1948年排成后,轰动京城,1949年又在上海连演70多场,上座始终不衰,成为京剧艺术的一座高峰。

  戏曲的“四功”唱念做打,是刻画人物的重要手段;也是展现演员技艺的重要形式;更是观众欣赏戏曲的兴趣点。诸多剧目中,有的偏重唱,有的偏重念,有的偏重做或武打。《野猪林》中,李少春不仅把唱念做打全部融入其中,而且做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可以说此戏他把“四功”用绝了。请看他初次上场林冲携娘子庙会上香时所唱的“四月晴和微风暖”一段“西皮原板”,唱腔舒展大方,透着欣喜,恰切地表现了林冲与妻子恩爱缱绻之情,表演沉稳,中规中矩,很是吻合禁军教头的身份。接下来,面对高俅之子对妻子非礼之举,他十分愤怒,但碍于强权的压力还是忍让了,但眉宇间一颦一蹙充分表现了他委曲求全的复杂心情。他中了卖刀之计,被诓入白虎节堂,面对天大的诬陷、拷打,林冲忍无可忍,这时设计了一大段惊心动魄的念白,道出了高俅、陆谦的阴谋,这段念白充分展示了他在念白方面的功力,梨园界常说“千斤念白四两唱”,可见念白的重要。他的这段念白不仅吐字清晰,字如玑珠,而且念得轻重缓急,疾徐有致,铿锵有力、顿挫分明,痛快淋漓地揭露了权奸们的卑劣行径,使林冲的形象一时增添了气壮山河般的光彩;每演至挞里必赢得全场爆棚般地热烈掌声,充分展示了演员的念白功力,观众也获得了艺术享受。

  接下来“发配”一场,我们从这场又可以充分欣赏李少春做戏上的精湛技艺。“一路上无情棍实难再忍”,在高亢激越的“高拨子导板”上场,他手带镣铐,紧接走长距离的单腿快速跪蹉步、跌扑翻滚、接着又走双腿左右横蹉步,后紧接一个高吊毛,接着是快速甩发,这一连串高难度的表演他做得干净利落,身段边式漂亮,又表现了人物与解差的搏斗和行走之艰难。看李少春的表演,别说复杂的身段,就是一个转身一个手势,都做得有章有法,有准确位置,动作干净优美,可非一日之功。再加上他脸上细腻的表情,人虽在危难中,但威武不屈,把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

  “风雪山神庙”是全剧的高潮场子,出场时唱那段低沉舒缓的“大雪飘”,可谓脍炙人口。李少春唱得有声有色,充分展示了他深厚的演唱功力。起始的“大雪飘扑入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在风雪之夜,寒气逼人的背景中他唱得深沉徐缓,字里含情,声中有意境,这是高境界的演唱,又如“往事萦怀难排遣,荒村沽酒慰愁烦。”唱腔婉转凄恻,表现了英雄一筹莫展的心情。“叹英雄生死离别遭危难”用了全唱段最低音大拖腔,曲调迂迥沉郁,可谓一唱三叹;“满怀激愤问苍天”又唱得高亢激越,用了全唱腔最高音大拖腔,唱得起伏跌宕,动人心弦,形象地表现了人物愤懑情绪。李少春嗓音宽厚明亮、韵味清醇、情深意切的演唱,深刻地抒发了人物的心情。他的演唱以声传情,可谓声情并茂。节奏有疏有密,张弛有度,当唱到“壮怀得舒展,贼头祭龙泉’’时采用垛句唱法,铿锵的节奏,加强的语气,表达了报仇的决心,很富感染力。他的演唱成功地塑造了林冲的音乐形象。接下来林冲和众喽罗与陆谦的开打中,这又是全面展现李少春短打功夫的精彩场面。无论是徒手对打、夺刀、刀对刀、夺枪、枪对枪、一对一、一对二、一对四均打得稳健边式,干净利落,一招一式姿态优美、不尚花哨,透着武戏文唱的特点,还不时穿插着意想不到的高难动作,如持刀走一连串肘棒子,背过人、持长枪高台翻下,动作稳健娴熟,身段漂亮,足见其非凡功力,令观众真是艺术享受,最后满怀愤恨杀死陆谦,使戏达到了高潮。

  《野猪林》自创演半个多世纪以来,长演不衰。成为京剧艺术宝库中不可多得的精品,为后来工文武老生行者学习攀登的典范之作。

  :::::::::::中新社河北新闻网保定频道 编辑部 地址:保定市东风中路1739号金色演播厅西侧10层:::::::::::

本文链接:http://kalamobl.com/lishaochun/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