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红鹰报码室开奖结果 > 李少春 >

名伶访问记:李少春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李少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推送之《名伶访问记:李少春》录自《立言画刊》第165期,为该刊记者对李少春的采访录。《立言画刊》创刊于1938年10月1日,16开本,30多页,每星期出1期。画刊只维持了7年,共出356期,到1945年抗战胜利时终刊,「名伶访问记」为《立言画刊》所开辟栏目,刊登一些老角儿、当红名伶和青年后进的访问记,极具史料价值。

  老伶工李桂春(即小达子),在沪伫足二十余年,文武老生、武生、花脸、二黄、梆子全拿得起来,显赫一时,南派名伶自以李风头最盛也。桂春为人古道热肠,任侠好义,平生所挣不下数十万金,然迄至晚年积蓄毫无,多数资财散众矣。幸有少春继之后起,人谓桂春有此佳儿,实为济困扶危应有之接续也。

  李曾任上海伶界联合会会长,每遇有京角去沪露演,必尽全力照护。梅兰芳、尚小云等人与之友谊素笃,盖均感桂春热忱也,前次李氏乔梓北来,小云即诸多照拂,当年桂春果予北伶不好印象,北来声势决不能如此轰轰烈烈,少春成名亦不能如此迅速也。

  桂春近在天津中国戏院,与秦凤云演《桑园会》、《回荆州》梆子义务戏两晚,票价卖五块钱,向隅者颇多, “达子”之名固仍不减于昔年,李之演戏小史确有一说之必要,于群庆社去沪前两日,晤李氏乔梓于寓中,桂春磊落不羁,少春英俊中含有丈夫气,本篇访问记先叙桂春成名大概,然以少春为主,盖桂春已成过去人物,少春则正应时当令也。

  李氏原籍为河北大成县,今年已经五十七岁矣。十一岁时在河水永清县入刘铁三主持之永胜和科班,该科班二黄梆子双管齐下,桂春开蒙教师名齐抚元与吴吉发,老生花脸两门抱,花脸开蒙戏为《锁五龙》、《天水关》等,老生则为《审刺客》、 《搜救孤》等戏也,以后又学《探阴山》、《草桥关》、《白良关》、《御果园》、《连环套》(天霸与窦尔墩),及《大报仇》、《凤鸣关》、《定军山》等,时桂春即成永胜和一日不可缺少之金梁玉柱矣。

  坐科六年,二十一岁出科, 即领班去天津、汉口、南京、苏杭等地演唱,时李氏嗓音正冲, “金嗓”之徽号即于此时得来也。后又去上海、南京,及东省各地,民元始在沪长久伫足,以《独木关》之薛礼, 《风波亭》之岳帅等戏号召,在第一台曾挑头率领龚云甫、张毓庭、朱幼芬等人演唱九个月,声势赫赫,“小达子”名满江南矣。

  海上名角盖叫天、杨瑞亭、朱小义等牌位均居李氏之下,桂春出科后未寄人篱下一,所谓出来就是“好角”。在沪大舞台《宏碧缘》、《狸猫换太子》等戏曾连演三年,挣长年包银始自桂春,此又开上海未有之记录。夫人二,有二女,长病逝,次适李万春,子三,长宝琛,次即少春,三幼春,此即桂春大概身世。

  李能全部《打金砖》之汉光武,亦能铫期,由《上天台》起,到二十八宿归天止,少春今日演此盖即得自乃父也。桂春常年演此戏光武帝,至归天一场,摔四个硬僵尸,六个抢背,既唱又摔,繁难之至,在申末次演此至摔第四个僵尸时,曾震及脑部,由此作根,今日如遇急躁事,即感头晕,数年来此症未愈。少春学此戏之始,乃父亦主张末场按照个人演法,后恐少春体不支,又怕累及嗓音,乃作罢,然仍摔两个硬僵尸,四个抢背,一个倒插虎,在今日舞台上亦属仅见矣。

  李在沪与南派短打武生盖叫天相友善,二人同为古道热肠之红脸汉子,为并驾齐躯之同时人物也,桂春有子接续,叫天之少君张翼鹏亦红遍上海滩,盖老五自前次伤脚后,场上亦不复昔年之英武气概矣。

  少春幼时体素弱,乃父为使其锻炼身体,九岁时聘上海武戏教师沈燕臣、贾德保等人为之练功打把子,乃父彼时以其体不强,不宜在戏台上找饭,对幼春则颇器重也。少春性好学,凡年余,身体则日益强壮,普通武戏中之开打及跟斗等均能遂心应手矣。亲朋见其气宇不凡,乃多告之于乃父,少春英挺聪颖,能吃戏饭,将来必成大器,时李氏亦看出来“二小子”是个材料,乃决加深造。

  迄至十二岁,全家去天津,约陈秀华正式说老生戏,丁永利正式说武生戏;文戏开蒙《击鼓骂曹》,武戏开蒙《恶虎村》。《珠帘寨》、《探母》、《八大锤》、《长坂坡》等则在此二戏之后,乃父当时主张唱就是文武两 从门抱,以期成全才,每日用功调嗓不辍,少春之大好根基,即于此时奠定也。

  乃父当初曾告陈、丁二君,少春有错就得说,甚至打,管束颇严,今日少春与乃师见面仍未脱尽当年惧怕心理,陈、丁似仍有余威在焉。

  在天津从陈、丁二位教师学戏两年,应津北洋戏院之约,每礼拜公演三天,两星期演六天,时黄楚宝、张云溪二人亦均在稚龄,同时黄出演华北戏院,张演于北洋戏院,少春第一周三天戏计头天《恶虎村》,二天《击鼓骂曹》,三天《安天会》,此为少春第一次登台,从事戏剧生活最值得纪念之一页也,第二周头天《八大锤》(前陆文龙后王佐),二天《珠帘寨》,三天《水帘洞》,演出成绩均颇美满,自胜黄张一筹也。期满即随同乃父云去汉口、江西等地担任中轴武,至十五岁返回上海,仍随父演唱文武戏,十六岁嗓倒不起矣!

  倒仓时期,适值梅兰芳、谭富英在沪出演黄金戏院,因乏武生,乃以少春承乏,于倒第二专演武戏《两将军》、《恶虎村》、《长坂坡》等戏即负誉一时。梅博士当年曾向乃父一再表示少春是个好材料,今日少春果大红,梅远在香港闻此讯,当能忆当年预言今果言中也。

  与梅、谭配演后,又从海上教师朱春芳、霍春祥,袁德元等学文武戏,又半年余即随父又去汉口、南京、无锡、及东三省各地,归沪时已经十八岁矣,时嗓音已全部复原,文武不挡,即在天蟾等园挑班公演,间或与乃父合作出演,父子英雄,从此少春红运当头,彼时沪之亲友即有主张北来拜师求造者,桂春亦以在北京“挂号”为荣耀,从此偕子北来之雄心固未尝一日忘也,迄民二十八年,少春十九岁经沪某闻人之介绍,乃北来投余矣!

  未来北京之前,曾在天津中国戏院露演,彼时即遇李宝奎、高维廉、阎世善、袁世海等人,首以《骂曹》与《两将军》与津人相见,以后又连演《智激美猴王》、《水帘洞》等猴戏,从此名即大显,京人当时对之期望甚殷,津人谓小达子有子矣。

  在津期满后,即来北京,当时尚小云以国剧分会会长资格,曾以花彩汽车迎之,风头颇大,当时即住于宣外棉花五条今日之寓所,未数日即随同乃父拜晤余大贤,当时即规定日期举行拜师典礼矣,人谓叔岩向来珍惜己艺,不愿收徒弟,何以收李少春竟如此简单,实是师徒有缘也。

  未正式拜师前,即在新新戏院第一日以《骂曹》、《两将军》与京人相见,是日柬请内外行友好观光,余叔岩、尚小云、程砚秋等诸大名伶均到场,少春平心静气,纯按京派路数, “李少春是海派”之传不攻自破,拜余为二十八年八月某日,仪式颇隆重,余氏即授以《战太平》一戏,此为少春北来投 ,余之经过也。

  此后李氏乔梓即正式在北京落户,少春每晚赴师处请益,武戏则仍由丁永利传授,《林冲夜奔》、《挑华车》等戏即为北来后始得自丁也,迄今转瞬三年余,曾两去东北,数去天津,近又去沪出演天蟾舞台,预料归来时恐将阴历年底矣。

  少春得余氏传者固不止《战太平》、《定军山》、《打渔杀家》、《洗浮山》等也,其他如《失街亭》、《奇冤报》、《洪羊洞》、《探母》、《武家坡》、《八大锤·断臂》、《连营寨》等均得乃师改正, 《宁武关》学将一年矣,少春谓:“在天津唱这些戏,标上‘余君叔岩亲授’字样,实在以上诸戏是得自余先生!”如此说来,少春在京久未一演之老生戏得乃师全部指正,想必亦有显明进步矣。

  戏班成“角”者,向来多染有梨园习气极深,少春则待人接物,不似戏班中人,此固乃父教子有方也。性孝,父有何吩咐,必全听从,不敢违拗丝毫,有时演戏台上略出小错,桂春必加申斥,忆前年在某园演《十八罗汉斗悟空》因铁门坎没过去,戏毕乃父对之大加斥责,少春亦知一时疏忽,酿成此错,颇为惭悔,求父饶恕,并誓以后决不再有此种事件发生,为此事家庭曾数日不安,经少春一再恳求,始得乃父之原宥焉。李氏家规如此,少春不能不成完美剧人也。

  少春今年二十三岁,号“骏青”。无嗜好,每晨必集群庆社毛庆来等在全蜀会馆练功,从无一日辍。精于摄影,己之照片凡数百张,粘之于一册,样式颇精致。更时以书画自娱,少春每语人曰: “咱们这个字也是余派。”盖书法亦遵照乃师之写法也。

本文链接:http://kalamobl.com/lishaochun/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