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红鹰报码室开奖结果 > 胡晓晴 >

访画家胡晓晴:画者如莲淡寞开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胡晓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早就听说过画家胡晓晴,那时只晓得她的老师名头很大,一个是齐白石长孙齐佛来,一个是山水名家葛嵒。

  然而,当我真正走近胡晓晴,突然惊诧于她简单而又安静的艺术氛围,惊诧于她纯朴而又深切的师生情谊,更惊诧于她灵动的笔墨修养、典雅高贵的艺术气质。

  胡晓晴是湖南湘潭人,与恩师齐佛来同乡,一个名叫茶恩寺的小镇。或许因为这个缘由,齐先生视她如己出。每次回忆起与恩师十年之久的朝夕相处,点点滴滴仿佛如昨日。

  “1994年7月24日,在我姨的介绍下,我从湖南来到北京和齐老师学习绘画。第一次见面时,他已是76岁的老人,穿着一件白上衣,戴一宽边帽,手提一个棕色大包,大踏步在走到我的面前,他的身材很高,看上去很精神,也很有修养。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讲着同样的方言,玩着同样的纸牌,所以老师对我如同亲生女儿。后来我不再叫他老师,而是跟着他儿女叫他为老爷子。

  接下来的10年时间,我一直陪着老爷子走南闯北,也一直在和他研究齐派画的画法。老师闲下来的时候最爱的事,就是写诗,他喜欢陆放翁的诗,也经常教我学习韵律诗的平仄,每写好一首诗,他都会要我帮他记录,像宝贝一样地珍藏起来。他性格开朗,喜欢交朋友,还喜欢和年轻人经常聚在一起,当他81岁时,有些不太熟悉的人问他的年龄时,他总是笑着告诉别人今年18岁。

  他的身体一直很健康,在他80多岁时,能一口气走上13层楼梯,把年轻人都羡慕得要死。上西藏时,他也不像人们想像的那么缺氧和难受,在走路时,他还会和年轻比试的,总是把年轻人丢在后边,他又心花怒放,性格像个孩子。

  在84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天气很热,他在洗澡时,突然大腿骨折,在一个部队的医院做手术。医生发现他前列腺癌症已经转移到骨头上了,一个月做了两次手术,医生嘱咐他不能下地走动,可他凭着自己的坚强毅力,一步步地练习,到10月份北京文史研究馆要在人民大会堂开庆馆年会时,馆里知道他的身体,没有要求他一定要参加,可他一定要坚持出席会议,经过家人的同意,由我陪同一起前往。之后,经过两个月的锻炼,老师终于能下地行走了。后来这二年,他一直是拄着一跟拐杖,由我陪着行走每个城市和乡村之间,他快乐而又幸福地生活着。听说骨癌病人是最痛的,也是最受折磨的,但老爷子一直都自己忍受着,有时痛得衣服都湿了,他也不想告诉家人,让家人为他担忧。到如今,恩师齐佛来离开我已经整整十年,然而,他的乐观、坚强,他的积极向上,一直影响着我,并且这种精神会伴我终身。”

  在绘画艺术的学习与创作上,对胡晓晴产生重大影响的,除齐先生之外,就是当代山水名家葛嵒先生了。也算是一种巧合或者缘分吧,至葛先生94岁时逝去,胡晓晴与她的师生情缘也整整十年。

  “葛老师为人淡泊、谦虚,对工作极其认真,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读报,《作家文摘》每期必看。”

  “一次,我陪她去小汤山别墅小住,就在我准备把整个房院里里外打扫一遍时,葛老师却提醒我说,只需把我们要住的两间屋子简单收拾一下就行了,留着时间画画吧。这句话时常在我耳边回响,并深深烙进我的心里。记得还有一次陪她外出时,本来约好的车八点半前来接我们,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九点时车还没到。我有点急了,来来回回绕着圈子。葛老师见我这个样子,冲我微笑着示意坐下来,不慌不忙地说,拿本书看看吧,这样就不会浪费时间,也不必着急了……如今,我也养成了这种生活习惯,并深信这种好习惯会滋养到今后的每个日子,使我受益无穷。”

  采访期间,胡晓晴很少谈及自己。能够看得出来,她的内心充满了感激、爱与温暖。言及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深造的经历,胡晓晴时常提到刘巨德、杜大恺两位老师。她说,学业之外,更多的收获是从两位老师身上学到了勤奋、认真、严谨、深入、向上的生活作风。

  点点师生情,念念不相忘。由此,我油然而生敬意,这不正是“要想学好画,必先学会做人”的最好印证吗?并由衷地想到,人品不高落墨无法,所谓法者,求诸于形,体现于道,形成于画。有品则有格,所谓格高句响,乃文艺之要义。

  对于绘画技艺,胡晓晴总是怀着一颗平常心,并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就如同海洋,只因位低、虚怀,方能纳百川、集千流。也正因为如此,孜孜习画二十几年,让她始终保持了一种向上学习的动力、一种安然忘我的创作氛围。

  佛家有放下便是,确为人生之经典,然何为是,是之层次,是之深浅,又如何解得,何时才算解得又如何放?惟其在悟,悟后便得是处。对于此,就创作而言,胡晓晴的理解是,传统笔墨不是学来的,仅以笔墨的方式去灌输或继承传统文化,这本身就是一个有限和间接的手段。面对博大精深的绘画,应该是一个不断修养和感悟的过程,不断解惑才有可能受益。

  她解释说,中国绘画理论上由上古重意(功能说)到重彩、重线、重色又到元明清重笔、重墨再到重趣,审美意趣的不断标新也折射出人物画(主要指人物工笔)、山水画、花鸟画从古至今笔墨视觉表现不断得到拓展的现实存在。应该坦然,我们虽难无从寻觅《步辇图》与齐白石虾虫之间的某种高度关联,但是,这是一条有趣的线索,我们由此可以联想到具象水墨绘画内在的东西,这又何尝不具有传统文化的某种精神实质呢。

  参透了这些,并运用到自己的创作实践当中,这使得胡晓晴的艺术创作日益精进。齐佛来先生曾作诗称赞她“默默无言苦破功,不求形似只传神。借山绝技能潜化,私塾如君有几人。”

  曾有书家这样评价:胡晓晴努力创造一个独特的审美新图式,她的许多大写意作品,在看似夸张的画面结构造型中,独具匠心地完成了自然物象到艺术心象的转换,呈现出简约、空灵与拙朴的艺术风格。她的画,往往有意识地简化了局部细节描写,强化了画面的笔墨和气韵,从而使作品产生出一种耐人寻味的艺术感染力。

  言及胡晓晴近期的创作感受,她极认真地思考了几天后,通过微信发送我,大致内容是:“今天,我终于能用自已的思维,自已的手法,创作了属于自己满意的作品,这种愉悦的心情,有如中了头彩。记得刚学画时,每天照着老师的作品依样画葫,时间长了,免不了会枯燥乏味,齐老师不断鼓励我,便有诗赠曰:画海无涯莫苦思,功夫深处便成渠。”以此来给我信心。

  以前,有热心的朋友经常提醒我说:“白石的作品,画的人太多了,但谁也超不过,你应该画你自已的东西。”每当听到这些善意的话语,我总要琢磨半天。问自已:“我怎样才能画成属于自已的作品呢?从一开始,我就画这些啊,我根本找不到如何变的法则。在困惑、迷茫中继续着齐派的画法。

  在清华读研期间,就变与不变的问题上,我很直白地问过我的教授刘巨德老师,我当时是这样的,‘刘老师,我要怎样画才能不搬移白石老人作品的画法呢?怎样才能做到有自己的东西呢?’听完我的问题,刘教授只作了简短的回答:‘多画,多看,多走就好了。’我模棱两可,好像问题还是沒得到解决。

  一晃,几年过去了。在老师与朋友们不断地鼓励和支持下,我突然茅塞顿开,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块净土。既然找到了,我将会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去挥写属于自己的人生。”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线 监督邮件:br>

本文链接:http://kalamobl.com/huxiaoqing/33.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胡晓晴:我为你们庆功来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