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红鹰报码室开奖结果 > 胡敏明 >

名门暖宠首席娇妻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胡敏明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眼看着已经到了九点,顾浅凉习惯性地有了很深的困意,哄着孩子先睡了。又差不多等了半个小时,顾浅凉实在没能熬住,自己回房先睡。

  半睡半醒之中,她仿佛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住了胸口。炙热的呼吸扫过来,一双磨砂感十足的手从她身上抚过,就像有一把火烧起来,熟悉的点流感穿过。

  那种炙热的温度让她忍不住张开唇瓣,却被柔软滑嫩的东西吸住,她开始变得更热了,口干舌燥渴得厉害。

  身体里那种难以言喻的燥热开始在浑身蔓延,她变得格外热,就像一条搁置在浅滩上的一尾鱼。

  他轻笑一声,再次低头狠狠地封住了她的唇,顾浅凉几乎呼吸不过来,手无力地抓住他的头发。

  “老公,你回来了?”顾浅凉还睡得有些迷迷糊糊,当确认身上的人是谁时,身心都放松看不少。

  “嗯,想我吗?”犹如大提琴的磁性声音在黑夜中响起,她对上他墨色深邃的眼睛,带着宠溺和温和。

  她搂着他的脖子,就像一只在等待主人宠爱的小猫咪。这副美好的场景,刺激得他喉结微动,直接扑过来狠狠地吻上了女人的唇。

  阳光早早地透过窗子,照射着床上的人儿。床上的人睡颜甜美,雪白色的肩头路在外面,双手撑在头下面,美好得宛如一副漂亮的油画。

  顾浅凉抱着被子蹭了几下,门已经被推开了。下一刻,她被连人带被地被傅北宸抱进了怀里。

  听到耳边熟悉低沉的声音,她没有睁开眼,只是懒懒地靠在他的肩头上:“老公,多少点了?”

  “七点半。”他的吻落在她的额前,顾浅凉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推开身边的人,“我要换衣服了,你先出去。”

  有时候她感觉傅北宸是个双重性格的人,有的时候可以很严肃很正经,那种冷冰冰的戾气让人打心眼里觉得可怕。

  “好,快点出来,我去叫宝宝起床。”傅北宸心疼她睡得不够,但也知道她绝对不会耽误自己要做的事情。

  顾浅凉换好衣服,一开门,发现小家伙也刚好开门站在门口,母子俩同时打了一个呵欠。

  小三儿瞅准机会,一跃而上,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扒住顾浅凉的肩膀,安然地眯着慵懒的猫眼。

  她看了傅北宸一眼,慢慢朝钢琴走过去,手留恋地抚过琴键,发出悦耳的声音,就和梦中的一样。

  顾浅凉以前就特别喜欢钢琴,可自从几年前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将她的梦想完全破灭了。

  “我很喜欢。”顾浅凉在琴键上流连忘返,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兴奋得不能自已,爱不释手。

  她在钢琴前坐下来,弹一首《梦中的婚礼》,优美至极的音调,顾浅凉几乎要沉迷其中。

  “你什么时候听我弹过?我怎么不记得了?”顾浅凉侧身看他,他的侧颜精致而美好,修长的身形将整个衬托出一种沉静优雅的气质。

  “不记得了。”他低头笑,“你是我的宿命,这歌词不错,你的确是我的宿命。”

  顾浅凉目光疑惑,却没有追问。听到他后面一句话,她有些害羞,熟悉的音调一**传来,加上身边风姿卓越的男人,她突然有一种幸福得快要冒泡的感觉。

  “我也要学钢琴。”傅洛寒抱着猫在一边笑眯眯的,夫妻俩对视一眼,眼底流露出一抹笑意。

  路过一品楼的时候,顾浅凉特意打包了几份饭菜,又在路上买了几箱饮料和一些小吃。

  老板见顾浅凉一个姑娘家长得瘦弱,要把这么多东西搬回车上。很爽快地叫几个伙计帮她把东西放在了后备箱。

  “宝贝儿,你终于来了。”金逸寒帮忙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好几箱东西,他毫不费力。

  “这阵子多谢表哥帮忙,所以请你喝酒。”顾浅凉开了两瓶啤酒,金逸寒有些无奈,“美人儿,你这谢意也太不够意思了,啤酒?”

  文文早就迫不及待拆开饭的包装盒,嘴上一边念叨着,“谢谢老板大人,这饭菜闻着我都想吃了。”

  “请问你是?”顾浅凉从金逸寒嘴里得知这个人找了她很久,好像是和斯密特,fh有关的人。

  “你好,顾小姐,我是Joe,来中国大概一个月了。”joe用蹩脚的中文介绍自己,“首先,我替斯密特夫人送上诚挚的道歉,希望你能够接受。”

  “如果只是为了这件事,我想根本没有必要。”顾浅凉熟练地冲好咖啡,一双黑眸点点摧残的笑意,“来者是客,希望joe先生在中国玩得愉快。”

  “不不不,我来中国并不只是为了一个道歉。”joe摇头,“顾小姐,我们年尾有一个巨资电影《会流泪的太阳》即将要开拍,想邀请顾小姐和你的团队参加。”

  “会流泪的太阳?”金逸寒忍不住开口了,语气有些激动,“原来你们是斯密特先生的团队?”

  斯密特是国外连续夺了三次影帝的人,后来从演员转型为电影制作人,每一部电影作品堪称经典。他们的团队几乎标榜好莱坞,凡是和他们合作过的公司或团队,档次都会硬生生地提高一截。

  “是的,没错。”joe微笑,“顾小姐不必有什么疑虑,退一万步说,你们可以感受更多国外电影的精髓,这对追逐好莱坞影坛的巅峰位置,也是非常有用的。”

  “浅凉,这个可以答应。”金逸寒在一边沉吟,“现在国内很多电影都不能国际化,和文化差异问题有很大的关系,以后可以相互学习。”

  “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顾浅凉并没有急着马上答应,而是微微一笑,“joe先生,谢谢你对天堂之吻的赏识,你先回去吧,过几天我一定把答案告诉您。”

  顾浅凉并不是一头脑热的人,明白很多东西都要一步一步慢慢走,不能急功近利,否则到最后只会惨败而归。

  “好,希望到时候能有一个好消息。顾小姐,很期待和你的这次合作。”joe点头,这才在金逸寒的带领下离开了工作室。

  东辰,季巧芙,夏梦熙,叶子墨,莫易都是工作室签下的艺人,最近推出的偶像剧《几许情深》,主要从这几个演员里出角色,剩下的从飞梦娱乐公司出。

  和很多偶像剧一样,它会有非常梦幻而华丽的阵容,三个性格各异的男主,满足一切少女的幻想情节。

  故事的一开始,她把男主角叶非白想象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偏执地认为他们一直深深地相爱。事实上,叶非白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更别谈深爱两个字,只觉得莫名其妙和厌烦。

  他无奈,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夏若尔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以为是他们之间有了误会,开始不断向他解释,故事就是这么开展的。

  里面三个男主角,一个是外冷心热的无敌好哥哥,一个霸道完美的总裁情人,还有一个温柔俊美的医生,美男环绕,性格各异,很吸引现在的小女生。

  东辰,莫易和叶子墨的长相都非常出色,完全可以hold住三个男主的颜值问题,剩下的要靠妆容和服饰来打造气质。

  夏梦熙也很高兴,虽然不是女一号,可女二号的角色戏份也非常足,是她渴望了很久的角色。

  顾浅凉没有在工作室内多加逗留,直接去了飞梦娱乐公司,挑选剧中的其他角色的演员。

  一部好戏,需要非常多的演员,很多戏份足的角色,演员方面都需要顾浅凉亲自把关。

  “这就是公司今年招的练习生?”李夫人看了眼站在眼前的人,眸光微眯,可以看出她很不满意。

  前面站着五个身材几近完美的年轻男人,她心里有些失望,最近优秀的苗子真的越来越少。

  “夫人,您放心,我有能力把他们调教成最好的状态。”尼亚手上的宝石戒指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晃眼,李夫人这才勉强点了头,“尼亚,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李雅最近气压比较低,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来之天堂之吻和顾浅凉。先是飞梦的合作泡汤,后来又和斯密特工作团队的合作泡汤,让李雅糟心的对象,就是顾浅凉。

  “找工作团队,发布一些对他们不好的言论。”李雅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怎么也要给她添个堵。

  老板下达命令,公关也不敢马虎,由他们的公关团队在操作的网络平台上发布了一条条对顾浅凉他们不利于的言论。

  各种质疑,打脸,泼脏水,顾浅凉看了都要拍手叫绝。这谎话编得,就跟真的一样,连她自己都差点要相信了。

  “嘿,梦星为什么老是咬着我们天堂之吻不放?上次挖墙脚没成功,这次又改泼脏水吗?”金逸寒看到网络平台这些消息,只觉得可笑至极。

  “是啊,还想请我去梦星的编剧团队,也不想想我是那么容易被挖走的人吗?”李媛走过来,顺手帮自己冲了杯咖啡。当梦星的工作人员找她说明意图时,她眼神就像在看白痴一样。

  当初她选择答应顾女神的邀请,出山做了编剧,无非是因为顾浅凉的编剧才华和能力,加上两人的性格很融合,是相见恨晚的知己,这才答应了签约。

  “眼下,你应该去找傅少,让他罩着你。”金逸寒眼神暧昧,给了一个十分中肯的建议,顾浅凉给了他一个白眼。

  李夫人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她暗中给顾浅凉泼脏水的时候,飞梦的一个三线女艺人王艺可突然当众宣布要求解约,跳槽天堂之吻工作室。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李雅的脸色当场就黑了,难看得厉害。在这个节骨眼,简直就是一次打脸。

  网民还在对顾浅凉的言论半信半疑下,梦星突然爆出女艺人跳槽事件,宁愿赔偿将近三倍的违约金也要解约梦星,一片嘲讽之声开始朝梦星娱乐公司涌过来。

  李雅头疼得厉害,这不是梦星第一个要强行解约的艺人,无非是因为待遇不公平,资源太少不能均衡分配。

  王艺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选择在这个时刻和梦星解约。一来想向顾浅凉示好,二来也打算逼自己不再回头。

  她来到街角,摘下墨镜,露出那张精致美好的容颜,柳叶眉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巴掌般大小的脸非常出彩。

  天堂之吻四个大字在门口异常醒目。她的手在微微颤抖,仿佛看到了梦想的光辉。

  王艺可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秀发披肩的女子,很年轻,她手上端着一杯咖啡,冰白色的肤色让人几乎要黯然失色。她坐在那,薄薄的晨光笼罩,美好得如梦似幻。

  “对。”她回神,很快反应过来,这就是天堂之吻的幕后老板,vg的总裁夫人。

  “说说看,为什么选择我们?”顾浅凉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脸上带着一股琢磨不透的笑容。

  王艺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苦笑一声:“因为,我想赌一把,这个答案,顾小姐满意吗?”

  人生总有需要赌一把的时候,她不想呆在梦星一辈子,被雪藏,被经纪人或者富商潜规则。

  “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顾浅凉上下打量她,这是一张很年轻的脸,美貌和年轻就是她的资本。

  顾浅凉当机立断,李夫人背后黑她一把,她撬走梦星娱乐一个艺人,双方这次算是扯平了。

  “阿念,下个月就是我们的婚礼了。”姜乔乔突然从后面抱住他,扬起一张甜蜜的笑脸,“我们是不是要好好安排一下……”

  大明星和豪门子弟的联姻,自然要奢华铺张,姜乔乔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嫁进了权贵门。

  当年江美美头上扣着“情妇”的名号嫁进姜家,母女三人就没能在整个上流社会抬起头来。

  对了,她还要给顾浅凉发请柬,让顾浅凉亲眼见证自己现在多么幸福,好好炫耀一番。

  “你看着办就行了。”叶之念没有动,他心里只觉得累,甚至怀疑,当年这个决定是不是错误的。

  “阿念,为什么你现在对我这么冷淡,以前不是这样的……”姜乔乔委屈,手指抓着他肩膀上的衣料,头靠在他的肩膀后,开始撒娇。

  “最近有点累而已。”叶之念没有哄她,只是冷淡地转过身,“最近公司都在加班给,没什么事先不要过来。”

  “阿念……”姜乔乔觉得委屈极了,眼眶红了一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为什么最近对我这么冷淡?”

  本来快要结婚了,情人之间应该会腻在一块,可叶之念最近连个电话短信都没有,主动约他出来吃饭也推辞没有时间。

  那个“她”,一下子刺激到男人的某根神经,他的脸的突然就阴沉了,甩开姜乔乔的手。

  “叶之念,你混蛋!”姜乔乔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脸上浮现一个巴掌印,可见力度之大。

  “阿念,你……你为什么不躲开?”姜乔乔心软,刚要上前却被男人沉默地挡了挡。

  叶之念终于找到机会,伸手一把夺过她手上的项链,有些心慌意乱地藏进西装上衣口袋。

  看着他那么宝贝一张和昔日爱人的合照,姜乔乔那张娇美的脸蛋瞬间变得扭曲,一直压抑着怒气爆发了。

  “叶之念,你到底贱不贱?”她又哭又笑,整个人都有崩溃的感觉,“她不要你了,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还想着她?我一心一意地对你,你却偏偏还要想着那个朝三暮四的狐狸精……”

  “闭嘴。”叶之念冷冰冰地甩出一句话,“乔乔,我不想和你吵架,现在给我滚出公司。”

  “我让你还想着她,我让你还不死心!”姜乔乔突然发了疯似的,整个人扑向男人,从他口袋里拽出那根项链,狠狠地砸向了地上。

  姜乔乔太了解他的性子,如果他的怒气表现在脸上,证明他的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阿念,阿念我错了,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无理取闹,你不要生气,我一定会乖乖听话……”

  他真的受够了,以前还有耐心应付她的疑心和质问,几年下来,他的耐心已经完全消失殆尽。

  姜乔乔唇色一片苍白,乖乖地出了门,下个月就是他们的婚礼,她不想两人的关系搞得太过难堪,最后婚礼上连新郎都没有。

  “怎么,这就忍受不了了?”华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外进来,摘下手上的黑纱手套。

  “已经晚了。”华容看着他,“你已经不能再挽回顾浅凉,现在就算后悔也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把事情都做完整。现在半途而废,你对不起任何人。”

  胡敏明虽然厌恶她傲慢的态度,却还是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叶薇啊,今天我这里有一个酒会,雪妍她突然有事,去不了,你代替她去。”

  “这是公司高层的酒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胡敏明又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容,“叶薇啊,在皇风,你就得识相点,要是公司的事儿你给搞砸了,你别想在皇风呆得安稳,小心顾浅凉也被你牵连,你可别忘了,皇风还不是傅少一个人说了算……”

  “这才听话。”胡敏明脸色阴转晴,假惺惺地笑了一下,“如果你早早地听我的话,也不至于是个十八流的小透明。现在跟着那丫头,撑死了还是个三四流的小艺人,这做人还是要清醒一点,否则永远都是个小角色,你也不学学我们家雪妍,几乎要卷席各种大奖。”

  胡敏明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不过,给艺人设定的生涯总是污秽不堪,缠满黑色荆棘的旅途。

  跟着胡敏明来到豪华酒店,林叶薇一推开门,里面烟雾缭绕,酒气浓重,夹杂着女人娇俏的发嗲声。

  “林叶薇,别给脸不要脸,好好陪着吴总,替雪妍拿到这个代言。”胡敏明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低声恶言警告。

  张雪妍,又是张雪妍。她凭什么帮张雪妍拿代言?就凭她是秦城的女人吗?所以她就必须代替她牺牲,赔笑?

  她感觉到有色咪咪的眼神打量自己,这种**裸的目光让她打心眼里厌恶,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

  “哟,这个妹子,看起来很不错啊。”一个油头满面的富商仰躺在座位上,一支烟夹在肥胖的手指,“过来。”

  一辆黑色悍马H2从旁边经过,南离耀从滑下的窗口看过去,看到一个身影蹲在路边,一副很难受的模样。

  “南总,你看这天都要下雨了,我们是不是让这姑娘上来?”司机看着这阴沉的天气,一时间内心软了。

  林叶薇从包里抽出纸巾,用矿泉水漱了下口,却见眼前有一双锃亮的皮鞋。布料坚实硬挺的西装裤,她的目光朝腿上移,看见一张俊美出尘的脸,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线的弧度,一双桃花眼微眯,好像有穿透力一样,能把她彻底看光。

  “上车。”两个简短的字,却不容忍拒绝。林叶薇想站起来,腿却不自觉开始发软。

  “怎么,看见我腿都软了?”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女人,神情有些不耐烦,“不要在我面前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林叶薇心里还不是很舒服,抬眼看着这个男人:“南总,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不讨厌你,难道还要喜欢你吗?”南离耀视线轻蔑地扫了眼她的脸,“平时好好做事,金钱地位自然就来了,女人不要总是把自己看得轻贱,依赖男人。”

  林叶薇心里突然觉得很难受,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男人,只会一心一意,专注最初的梦想。

  她笑:“南总,是不是在你们眼里,圈里的女人都是弱者,都喜欢攀附高枝儿?”

  林叶薇一愣,突然无法反驳。他的眼神非常尖锐,就像瞬间撕开她伪装的外表,再次撕裂她血淋淋的伤口。

  “林小姐,上车吧。”司机叹口气,想劝着点,却看见林叶薇面无表情地把包甩在背上,踩着高跟鞋从眼前走过。

  “嗯。”林叶薇抱着自己的双臂,脸上还挂着泪痕,“浅凉姐,我是不是很没用?”

  顾浅凉看着酒店门口,眼睛微眯:“既然都欺负到我家艺人的头上来了,这丫显然是日子过得太好,难道不知道你现在是我罩着的人吗?”

  不远处,顾浅凉透过挡风玻璃看到胡敏明气急败坏地从酒店门口出来,一副骂骂咧咧的样子。

  车像一道凌冽的风,朝胡敏明疯狂地撞去。车速加到200码,林叶薇心惊肉跳地抓住车门。

  听到跑车轰隆隆的声音,胡敏明四肢僵硬地站在原地,感觉整个人都定格住了一样,血液往上逆流。

  车毫无压力地从胡敏明身边擦过,似乎就差一厘米的距离。胡敏明脸色苍白如鬼,被车带起的惯性大力掀开,狼狈地坐在地上。

  顾浅凉再次转动方向盘,倒车再次从他身边擦过,那种和死亡再次擦身而过的感觉,几乎让人窒息。

  胡敏明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瑟瑟发抖,腿间似乎还有不明液体流出来。

  顾浅凉不再看地上的蝼蚁一眼,直接转动方向盘,朝另一个方向扬长而去。林叶薇拍拍胸部,情绪还没能完全平复下来。

  “原来,他还有怕的东西。”看着胡敏明被吓成了怂样,林叶薇心里一阵报复的快感。

  “梦怡,顾小姐是不是太偏心了,给林叶薇接的全都是非常好的片子,戏份也很重,可为什么偏偏只给你接这种小配角?”

  青青看着四周没有人,开始在在刘梦怡面前试探几句,见刘梦怡根本不说话,她渐渐胆子大了起来。

  “梦怡,你就是太好欺负了,再这么软弱下去,你一定会被林叶薇挤得死死的,你难道……”

  “青青,我不需要多嘴的助理。”刘梦怡静静地看着她,语气还是狠不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jam面前是怎么炫耀讽刺的,浅凉姐对我怎么样,我心知肚明,如果你不能继续安心做助理的话,我会向公司申请换人。”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邮箱投诉】←←

本文链接:http://kalamobl.com/huminming/16.html